第六百七十七章 力不从心的涂余余

小说:九十五号 作者:衣九五
    父子俩的谈话戛然而止,哪怕是再要好的父子之间也有不可触及的话题。

    十木亥很清楚自己的父亲在生活当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,他是整个家庭的顶梁柱,必须要为整个家庭的经济基础而负责。

    为此,他必须要量力而行,不可能满足每一个人的愿望。

    而家庭当中的其他成员也都会在他的旁支持他,不会因为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,而去要求他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来说,想要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,就必须要走另外一条道路,这条道路和自己现在所走的道路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以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和家庭背景,想要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,本就是一件不切实际的事。

    为了实现梦想,可能要举全家之力来支持自己,这一点毫不夸张。

    一个人追求自己的梦想,并没有错,可是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不仅仅是为了自己,还有自己的家人。

    十木亥从小受到的教育,使得他根本不可能为了个人梦想,就连累自己的家庭,连累自己家人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在犹豫,父母给予自己的一切,带自己看来都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是教练对自己的期望让自己陷入到了道路的三岔口。

    按理说,自己的这个年纪,遇到了这种事,都应该是由父母包办的,可是自己做不到,让父母来决定什么。

    自己从小到大一直都很懂事,这一次也不应该例外。

    如果让父母来决定的话,不说自己的母亲,只说自己的父亲,他肯定会很犹豫,而且也会很自责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所做出来的选择,看起来对自己是最好的,可是却不一定是自己想要的。

    自己的老爸会认为干扰了自己的选择,干扰了自己的梦想,所以他心里会有愧疚。

    十木亥不想让这种事发生,他永远都不希望自己的父母会有愧疚感,所以在这种选择面前,自己一般都会主动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选择的权利交给了自己,能够尽可能的减少父母心中的愧疚,从小到大自己一直都是这么做的,也从来都没觉得这么做会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唯独这一次,想要做出这样一个决定,比任何时候都难。

    每次想到教练的眼神,自己都张不开口。

    老爸今天和自己也算是吐露了心扉,家里面的条件还不足以支持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职业足球运动员,追逐梦想是需要基础和底气的,自己现在也许拥有了天赋,这算是基础,可是却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从进入到明业高中的那一天起,本来对于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,这件事已经不抱任何的幻想,可是没想到,竟然在学校遇到了教练。

    他的那个问题让自己一直很纠结,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想一想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自己其实已经和父母达成了协议,高中三年乖乖的读书考学,将来上了大学之后,可以有机会去很多俱乐部试训,如果那个时候可以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话,自己就可以选择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都知道这个过程是非常困难的。

    职业足球俱乐部每年从大学生里面所挑选的球员少之又少,能够通过试训成为俱乐部球员的更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能够让自己一直踢球,十木亥愿意接受这样的条件。

    教练的突然出现,让自己的全盘计划全部打乱了。

    现在所处的年纪正是转型的最好时候,如果可以在这个时候进行职业足球运动员的培训训练,早早的打下基础,对于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是很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夜色如水,晚上一个人静静的躺在上,十木亥的心也像窗外凝结的露霜冰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自己还不曾这么纠结过,辗转反侧,总是睡不着,起来在屋里面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张信封,这封信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寄过来的。

    从上一次离开之后,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,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,如果他现在还在自己的边,一定会帮自己出谋划策,做出决定的。

    “白清,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十木亥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不过,十木亥很清楚,他那个最好朋友的况和自己有所不同,还记得自己的老爸说过,白叔在年轻的时候,早早的就完成了财务自由,所以他们父子俩可以天南海北的到处游,虽然也带着一定的目的。

    重要的经济基础,让他们对于自己的未来拥有了更多的选择,只不过白叔从来都不干涉白清的选择。

    白清从很小的时候就在家里担任了妈妈的角色,毕竟他的老爸什么都不管,也许是天赋异禀,他把父子俩的生活管理得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至于他自己的将来,在父亲不干涉的况下,他拥有着绝对的自主权。

    白清曾经说过,他最大的梦想不是一定要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,而是希望能够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而已。

    一直在漂泊的他,心里还是希望能够安定下来,和其他这个年纪的学生们一样,安安稳稳的上学。

    这是大部分学生们被父母所安排的生活流程,很多人也都不喜欢这样的生活,可是这样的生活对于白清来说,却是奢侈的,遥不可及的。

    十木亥不由得苦笑了一声,想到了白清的梦想,没想到自己想要挣脱的环境,却是他一直所追求的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我还真是在福中不知福。要么就是我太任了,要么就是我太贪婪了,想要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顿时觉得心豁然开朗,十木亥已然做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将来自己会不会后悔,可是至少在这一刻,自己是在一种绝对理的状态下,来做出这个选择的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,父母早已经躺下就寝,十木亥直接冲出了自己的房间,咚咚咚的开始敲门。

    在安静的夜晚当中,他这样的动作实在是有些粗鲁,顿时惹得老十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迷瞪着眼睛盯着自己的儿子,老十把门轻轻拉开一点,不耐烦的问道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十木亥丝毫没有犹豫,非常认真的说道,“老爸,我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决定什么了?”老十还稍微有点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十木亥当下就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老爸,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老妈肯定也能够听得到。

    当自己说完的时候,眼前的老爸明显清醒了不少,眼神里面似乎有着不少的惊讶,不过他的愣神一闪即逝,很快就欣慰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十木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他知道自己作出来的这个决定会让父母睡个安稳觉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下个周三的时候,该怎么跟教练交代呢?

    周一,十木亥一如既往地来到了学校,城际杯赛逐渐临近,整个学校的学生们似乎都被这项赛事所感染,显得有些蠢蠢动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不过是沐裳衣再进行大规模的宣传罢了,只不过树大招风,这样高调的宣传很容易引起学校的关注。

    足球部已经沉寂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但是在今年突然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。

    王平逐渐走到了幕后,越来越多的开始和学校领导打交道,因为足球部今年的野心已经被学校看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今年同样也是很关键的一年,对于学校来说,今年的升学率必须是要有保障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不会容许任何的事影响到学生们的升学。

    城际杯赛就被列入到了考察一列,原因很简单,足球部去参加比赛的时候,必定要带走很多的球员,甚至还要带动一些球迷去给他们加油助威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一来,那些高三的学生们就会缺席一段时间的复习,对于整个学校的升学率肯定会有影响。

    如果足球部还像往年,那么低调也就算了,毕竟去参加比赛的就那么几个人,而且球迷也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可是今年不同,沐裳衣的手段非比寻常再短短的时间内,已经召集了上百个球迷,而且这些球迷当中,很多都是来自高三的。

    王平已经提前观察到了学校的反应,所以在那场学校运动会的比赛当中才会主动申请让领导们观看比赛。

    但是那场比赛也只是让他们看到了足球部取得一些成绩的可能而已,如果真的因为比赛而带走了大量的学生,学校恐怕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和学校之间必须要有一个平衡点,王平曾经和沐裳衣说过,学校方面的事,她完全不用担心,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去发展,球迷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沐裳衣挖掘球迷,组建啦啦队的能力,实在是太强了。

    距离比赛还有不到两个星期,结果整个学校全都是关于比赛的信息,无论是学校的公告板上,还是路边的广告全都充斥着大量的宣传。

    这样的宣传无疑是最到位的,也是最有效的,能够极大地激发出全校学生们的激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学校来说,这一次比赛的有点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目前而言,学校还没有采取什么实质的行动,在学校的校园里面,最为靓丽的风景不是那些华丽的宣传海报,也不是那些发传单的高三学长们,而是一个光头。

    涂余余走在校园的街道,周围投过来的目光,让自己的确有些不自在,不过现在的自己心里面是有底气的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淀,自己终于做到了曾经认为肯定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戒烟对于任何人一个来说都是不容易的,更别说对于自己这样烟瘾比较大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自己很庆幸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竟然真的成功了,而且不光戒掉了烟瘾,也戒掉了酒瘾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过程是很不容易的,体重严重下降,自己现在枯瘦得非常明显,当然了,对于其他的学生们来说,最显眼的那当然是自己的那个光头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已经不是自己第一天剃光头了,那天在看五人制足球部,他们内部比赛的时候,自己就是光头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个时候还没有做好准备,要接受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,所以一直用帽子遮掩着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成功戒下了烟酒的自己,拥有着足够的底气来让自己面对新的状态。

    一开始是很不适应的,不过很快就坦然的接受了周围学生们的目光,涂余余直了腰杆,尽可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自信。

    一整天的时间,涂余余都是在别人异样的目光当中度过的,不过这种事也很快就会见惯不惯。

    上午的时候,那些好奇的学生们还很多,可是到了下午的时候,大家似乎都已经开始慢慢的接受自己的这种状态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自己来说,其他人的看法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已经拥有了重新回到足球部的资格。

    一整天的学习结束之后,涂余余迫不及待的朝着足球不跑去,但是真正到了那条路上的时候,自己反而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急迫,涂余余虽然心底里终于突破了那层桎梏,非常想要重新回到足球部,可是该有的矜持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足球部现在更加需要自己,可是自己并不一定需要足球部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要保留一定的姿态,慢慢的走在那条路上,足球部的队员们三三两两的全都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可让自己想不到的是,不管是高三的那些学长们,还是那些新生们,在看到自己的时候,也只是很淡然的打招呼,却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光头做出评价。

    他们的眼神当中似乎都看不到任何的惊讶,而且对待自己的态度,就像是遇到了平时的一个队友一样,对于自己的突然出现,没有任何的特别反应。

    涂余余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,这些家伙一定会对自己冷嘲讽,关注自己的发型,关注自己的回归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虽然离开了,可是和足球部队员们之间的关系还在,大部分人和自己的关系都是非常要好的。

    按照自己对他们的了解,他们不可能对于自己的改变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现在的反应让自己感觉,自己就像是从未离开足球部一样。

    这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同,像自己这样的咖位,重新回到足球部,他们不应该是欢呼雀跃,惊喜万分吗?

    尤其是陈风,那个平时总喜欢损人的家伙,此时竟然也只是平静的和自己打了个招呼,就朝着足球部走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,这是什么况?”涂余余一时间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和自己打招呼了,可是总感觉自己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弱了。

    十木亥早上来到学校的时候,除了感受到城际杯赛的一些氛围,再就是其他的学长们和自己提及的涂余余学长的事了。

    大家凑在一起,讨论着学长的发型,讨论着他们的回归,早就已经达成了共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说,涂余余这一次肯定戒严成功了,你们看他都瘦成那个模样了,而且,他居然还把自己给弄成了个光头?这是要从头开始啊!这说明他肯定要重新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不要紧,我们当然欢迎了,不过这个家伙当初说走就走,简直太不负责任了,我们要不要给他一点点教训?或者是搞点恶作剧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我们就把足球部的大门紧闭,不让他进去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万一他又赌气,直接离开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办法,我们先看看他今天会不会来足球部?如果他来的话,我们就假装不认识他,也不和他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想法不错,不过我感觉最绝的还不是这样。我们见到他之后,表要自然一点,反应要平静一些,最好不要有任何的反应,只是和他打招呼,其他的什么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毕奇提出来这个建议的时候,足球部的其他队员们都在若有所思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老油条啊,果然厉害。”

    足球部的队员们达成了一致,找了几个人专门观察涂余余今天的行踪,没想到,在放学之后,他竟然真的去了足球部。

    涂余余慢吞吞地走在那条路上,维持着自己的姿态,经过他的队员们一个一个的和他打招呼,他们的反应和神全部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新生这边,十木亥在打招呼的时候多了一份恭敬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涂余余实在是忍受不了了,一把抓住了十木亥。

    十木亥顿时有些慌张,他怎么也想不到学长竟然会拦下自己?

    “十木亥,你觉得我今天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学长,为什么这样问?我觉得你今天很正常啊,和往常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话,我平时的时候有这么瘦吗?我以前是光头吗?难道这些你们都没有看到吗?”涂余余有些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十木亥实在是

   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样的反应,涂余余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十木亥看着四下无人,对着涂余余学长说道,“学长,你那天的时候,是不是就已经这个样子了啊?”

    “别给我东拉西扯的,你们今天到底在搞什么?告诉我!”涂余余盯着十木亥说道,眼睛都要挤出火来了。

    知道涂余余学长的脾气一直不好,十木亥也就不逗弄他了,“学长,是学长们提议要对你进行冷处理的,谁让你当初直接离开了,你知道这多伤人心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他们都是些什么人我还不知道?你是不知道我当初刚刚进入到足球部的时候,他们是怎么对待我的?哼,这些家伙,居然又想故技重施!”涂余余有些恼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学长,你当初...”十木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我当时可是唯一一个新生,五人制足球部挖走了很多人,我怎么说也是独苗苗,结果陈风学长他们对我很冷淡,甚至都不愿意和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十木亥摇摇头,“我不信。学长他们不是这种人!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自己是是非常笃定的,陈风学长他们虽然有时候不怎么靠谱,可是也不至于做出来这样的事,尤其是陈风学长,他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的绪,决计不会冷暴力这种手段。

    “陈风学长也参与了?”十木亥尝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他虽然让人讨厌,可是做事也算是光明磊落。不过,其他人就有点过分了,还有人竟然觉得我是五人制足球部的卧底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,是因为你当时也是水火二团的成员吧?”十木亥差不多能够想到事的原委。

    涂余余撇撇嘴角说道,“你倒是聪明,他们后来也知道只是误会,可是这次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不是说了么?他们只是想给你个教训,没什么的,别在意。”十木亥也参与了整治涂余余学长的讨论,知道学长们不过是闹着玩的而已。

    俩人边说着边朝着体育馆里走去,十木亥不断的瞅着涂余余学长,涂余余被看的有点不自在,“别瞅了,我多吃点就能胖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,你的体没有什么不适吧?”这是十木亥最为担心的问题,学长的形象看起来是消瘦的感觉,他的力量和速度甚至脚下技术都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厉秣,他的更多是精瘦,虽然瘦,可是浑的肌结实,有种筋人的感觉,和体强壮的人对抗也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涂余余学长虽然戒烟成功了,可是他目前的体状态很明显不适合上场比赛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城际杯赛开始还有俩周,我肯定能吃回来的。”涂余余自信的说道,自从戒烟戒酒成功之后,就感觉这天底下没什么事是自己办不到的。

    十木亥只是附和的点点头,虽然没有反驳,可是自己却对学长的说法有些质疑,而且,学长现在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恐怕是怎样重新进入到足球部。

    当初离开了,教练还觉得可惜,可是对于每一个想要进入到足球部的球员来说,都要经过试训。

    只有申水教练点头了,才能真正的成为足球部的一员!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教练认可球员的实力,说不定可以免训。

    涂余余现在的状态自然不可能免训,从五人制足球部转过来的王辉恐怕也不能。

    还不知道教练会给两个人安排怎样的试训,可是目前看来,自己很为涂余余学长担忧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的正常状态,涂余余学长的实力自然是没问题的,可是本就因为喝多了碳酸饮料导致容易抽筋的他现在暴瘦,实力恐怕剩下没几成了。

    涂余余学长今天肯来足球部,只是表明了一种愿意回来的态度,能不能真正的重新回到足球部,还得看周三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走到了体育馆的门口,涂余余朝着里面看了一眼,似乎有些警惕,不过他的这种眼神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旁的十木亥看着他停了下来,“学长,你怎么了?为什么不进去?”

    涂余余转过头,冷冷的看着他,似乎想要从他的眼神当中看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十木亥此时的神很是认真,一双眼睛虽然不大,可是从里面投出来的都是真诚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不知啊!虽然是无辜的,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你就帮我扛一次吧。”涂余余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,要不然你先进去吧!”说完了这话之后,涂余余直接等在原地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学长的举动有些怪异,不过,十木亥还是一步跨了出去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到很清脆的声音,从自己的头顶上传来,下意识的抬头看去,结果发现一个倾斜的水桶,甚至来不及反应自己的浑就已经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中了中了中了。”

    在体育馆里面埋伏的那些人,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进来的到底是谁?结果就开始在那里庆祝。

    浑都已经被湿透了,十木亥无奈的摇了摇头,学长们的恶作剧实在是太老了,可是他们没有得逞,涂余余学长早就看透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小老弟!怎么会是你啊?”陈风第一时间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一年之前你们就是这样戏耍我的,难道一年之后我还不长记吗?”涂余余这时候才从体育馆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老弟,对不住了,我也是为了自保,你要理解我。”涂余余拍了拍十木亥湿漉漉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足球部的那些新生们都已经看呆了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学长们搞这样的恶作剧。

    周天宇则是一脸的心疼,整个体育馆的门口都被撒了一地的水,看来自己有的忙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算完了?兄弟们,给我上。”

    陈风一声令下,那些高三的学长们一拥而上将涂余余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没有人去关注已经被淋透的十木亥,学长们都沉浸在疯狂的打闹当中,早已经忘记了今天的训练。

    本来足球部的体育馆已经被啦啦队那些人给征用了,但是今天集体外出学习,所以对于足球部的队员来说,这是一次非常难得的训练机会。

    直接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,去到更衣室全部拧干了,晾上了,十木亥不想浪费今天的训练机会,和新生队友们一起布置了一训练流程。

    “你得把头发擦干,否则的话容易着凉。”左量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十木亥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你忧心忡忡的,难道是因为被算计了,所以不开心吗?不要放在心上,学长们也不是故意的。他们只是听说涂余余学长要重回足球部,所以格外的激动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。”十木亥自然不会因为这样的事就绪低落,自己只是看着学长们的打闹,心里有些感触。

    能够看得出来,高三的学长们,彼此之间都有着很深厚的友谊,对他们来说没有比队友更重要的。

    可就是因为这样,一旦足球部里面有队友离开,同样会显得十分悲伤。

    涂余余学长终于看开了,能够主动回到足球部,这件事本令人很开心,可是自己担心的事,还是周三的试训。

    学长们现在是很开心,可是如果涂余余学长不能够通过教练的考核,还不知道况会怎么样呢?

    其他的学长们现在是希望也大可能出现的失望也就越大,他们现在有多高兴,到时候就会有多失落。

    实在是因为涂余余学长的体堪忧,十木亥突然有了一个想法,也许自己可以提前试一下学长的实力。

    高三学长们和涂余余之间的打闹持续了十多分钟,在这个时间里,新生们都已经把训练流程给摆放好了。

    “走啊,一起训练去吧。”

    涂余余学长饱受摧残之后,本来清洁溜溜的光头上面似乎有了几个手印,随着学长们一起来到了训练流程面前,心有感慨。

    申水教练在设计这训练流程的时候,考虑到了足球部里面大部分的球员,涂余余很清楚这流程能够给球员们带来什么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然而,可惜的是,自己就那么看似潇洒的离开了足球服,直到现在才能够再一次进行这种训练流程。

    涂余余稍微适应了一下,就准备和其他的学长们来一次训练流程的比赛。

    十木亥顿时明白机会来了,自己一定要看一看学长的真实实力。

    总是在最后才进行训练的,新生们稍微之后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,准备观看学长们的较量。

    十木亥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涂余余学长的上,随着一声哨响,他们的训练流程开始了。

    涂余余学长消瘦的形在学长们当中非常显眼,从他第一步迈出去的时候,十木亥似乎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渐渐地低下了自己的头,十木亥忽然意识到事可能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涂余余学长戒烟成功之后,尽管体的重量减了不少,但是他的速度应该会增加,可是在刚刚启动的时候,自己观察了他的加速度,比以前还要慢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过程当中,他所表现的甚至要比自己想象当中的还要差一些。

    涂余余学长很快就和其他人拉开了差距,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落后,心里有些着急,不由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是拉近了一点点距离而已,他们之间的距离很快又被拉大了,而且,只跑到了一半的距离,涂余余竟然开始喘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双脚变得越来越沉重,速度也开始渐渐地变慢,这是体力量已经透支的表现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他的肺活量似乎也下降了不少,在前半段的过程当中,他甚至都需要依靠嘴巴来呼吸。

    十木亥忽然意识到学长现在的体状态远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糟糕,他的各项能力指标都在下降。

    甚至不夸张的说,此时的学长恐怕还不如一个新生。

    涂余余这样的状态很快也被足球部的其他学长们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“涂余余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会变得这么弱了?”涂余余根本没有理会其他人的问话,进行这个训练流程之前,自己还是比较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看起来比较简单的事,等到自己真正做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非常有难度。

    无论是自己的体力还是速度,都已经受到了彻头彻尾的影响,心里面突然有些慌张,自己好不容易戒烟成功,可是以往的实力去哪了?

    终于戒烟成功之后,自己迫不及待的想让所有人都知道,但是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形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等自己发现的时候,以为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一定能够回到原来的模样,可是现在看来,自己有点过于乐观了。

    终于勉强着自己完成了整个训练流程,涂余余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气,俨然已经耗尽了所有的体力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你这体有点虚啊!”高三的学长们也很惊讶,涂余余的体似乎糟糕到了一种很严重的地步,远比他们所想像的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面对学长们的质疑,涂余余不想承认,也不想服输,奈何体真的已经无法支撑,体的力量然无存,哪怕开口反驳那些人,也已经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那里低着头,不断的摆手,这恐怕是自己唯一能够做到的表达方式了。

    “疯子,别说了。”毕奇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事的严重,从刚才开始,十木亥的神就一直不对劲,自己当时还不明白,一直沉浸在涂余余回归的喜悦当中,如今看来,十木亥所担心的恐怕就是涂余余的体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,涂余余的体极其糟糕,一训练流程不过是半小时不到的体力训练,可是他也只是勉强完成,这种体力和一个新生差不多。

    对于涂余余来说,体力的亏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发挥状态,这样的体根本上不了场,现在的他最多是一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陈风不再说话,走到了涂余余的前,忽然心生感慨,原来抽烟喝酒对于球员体的损害这么大!

    自己虽然不像是涂余余一样对烟酒上瘾,可是同样也深好此道,在自己的这个年纪的学生,对于成人们的抽烟喝酒很是好奇,像自己这样偷着抽喝的的确是不少,可是涂余余这样的也很少。

    涂余余是因为家庭环境原因才沾染了这些东西,酒色财气还不是学生们可以随便上瘾,能够让学生们衷的自然是成本极低的网络游戏了。

    陈风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过么好的孩子,父母经常不在,自己几乎沾染了所有的恶习,可也都是浅尝辄止,和涂余余称兄道弟,也是因为同为酒朋烟友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自己年轻,体正是强悍的时候,喝点酒,抽点烟,配上熬夜和可乐,不会让自己的体出问题,可是现在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心里怎么可能不感到后怕?

    蹲了下去,陈风把手搭在了涂余余的肩膀上面,安慰道,“别逞强了,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涂余余此时就像是一个大病初愈的人一样,体虚弱到了极致,盯着陈风,忽然说道,“放心,我没事,不过,你看到我这样子,以后还会接着抽烟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光是抽烟喝酒,还有可乐饮料,对于咱们来说,都要戒掉了。”毕奇走了过来,这话像是说给陈风和涂余余说的,也像是说给其他所有人们听的。

    “十木亥,喝那些东西真的这么可怕么?”左量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这些东西对于职业球员来说,可都是违品一样的存在。一个职业球员体里所摄入的东西,都必须有严格的标准,甚至体重也要严格控制。会有专门的营养师,理疗师对球员的体进行保养。那些立志成为职业球员的球员,在童年时期,就开始按照营养师的建议摄入每天所需的一切,这样的习惯可能要保持到退役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很多退役的球员都开始发福,足球果然是吃青饭的。”左量有些庆幸,自己的家庭环境虽然不好,可是母亲对于自己的眼球很严格,毕竟她一开始是想让自己成为一名舞者的,对于食物的选择,自然也很慎重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从小到大,基本不会去参与同学之间的聚餐,也不能随便吃东西,不过后来,自己的体型没有长开,学舞蹈的天赋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没想到足球忽然进入到了自己的生命里,第一次尝到了友谊的滋味,第一次跟着陈风学长尝了很多的美食,本以为足球对于食物的要求是宽松的,现在看来,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平时吃的那些大餐,会不会?”左量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十木亥愣了愣神,盯着旁的左量,“这倒是不至于,不过,你想成为职业球员吗?”

    自己在这个问题上面一直纠结,没想到

    左量似乎对于自己的足球生涯很是关心,尽管他接触的时间不长,可是左量的决心似乎要比任何人都坚决。

    “想啊!当然想!”左量几乎毫不犹豫的回答道,自己甚至都不明白十木亥为什么要这么问?

    既然上了足球,自然要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成为这个领域里最厉害的球员,不然的话,不是辜负了自己的梦想。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想要成为职业球员的话,还是要去足球学校,或者各大俱乐部下面的青训营,从小就接受专业的系统训练,这才是正道。我们现在走的是升学这条路,恐怕...”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足球学校的学生们有权利追求梦想,咱们也同样有权利,只不过他们比我们多一些优势和资源罢了,可是条件不够的况下,照样可以追梦,不是么?”左量开口说道,自己总是觉得十木亥如此好的天赋,反而始终被一些东西束缚住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,你也看到了我家里的况,我一旦选中了这条路,就必须走下去,因为我要靠这条路来养活我的家人。当然了,高考也是我的目标,我只是想要多一层保障罢了。也许,你和我不同,你的学习成绩很好,家庭环境也算是优越,所以顾忌的东西很多,可是对我来说,我永远都是背水一战,所以,我不会犹豫。”

    左量的一番话就像是打在十木亥上的一个巴掌,瞬间使得十木亥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是啊!正是因为我的生活环境过于安逸,所以我还有选择的权利,如果我执意进入到足球学校,父母倾全家之力也能帮助自己走上那条道路,可是成败未知。可是,左量根本没得选,只有一条路,必须走到底,必须成功!”十木亥的心结正在被一点点的打开。

    这一刻,十木亥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纠结,其实申水教练问自己的那个问题,在自己选择了明业高中的那一刻开始,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哪怕是自己选择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,也不可能再退学,去到足球学校,如此一来,不如和左量一样,安安稳稳的在明业高中继续训练下去,也许走了一条比别人更难的路,可是这条路的终点,同样也可以是职业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左量,多谢你了!”十木亥顿悟了,思想越发通透,有些激动地紧紧抓着左量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呃?”有些尴尬的左量不由的笑了笑,赶紧从十木亥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双手,对于十木亥的失态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是不知道,有个问题一直在纠缠着我,但是感谢你刚才的话,让我知道了答案,”十木亥越看眼前的左量越喜欢,可是左量反而越发的不自在了,“你...你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原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,十木亥的手再次搭到了左量的手上,一种暧昧的气氛开始弥散,十木亥在学长们的注视下才终于发现,自己的行为有些激动了,赶紧点着头,乐呵呵的笑着缓解尴尬。

    涂余余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在这里待着的必要了,这样的体力根本经受不住每的训练量,有些落寞的选择了离开。

    陈风刚要跟上去,却被毕奇给拉住了,“让他自己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周三的试训,他...”陈风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看他自己的了。”

    涂余余在足球部短暂的逗留之后,仿佛成了一个过客,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十木亥望着学长远去的背影,心里面生成出了一种异样的绪,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总感觉学长,这一次离开体育馆倒像是真的要离开足球部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,当初他抽烟喝酒的时候,我没有阻止她,反而和他一起,后来导致他直接上瘾了。”陈风有些自责,他能够看得出来,涂余余现在的体短时间内已经不适合踢足球了,更别说上场比赛了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他放下了一切,放下了和队长之间的恩怨,准备重新回到足球部,可是没想到,他的体已经不许他继续上场比赛了。

    涂余余摇摇晃晃着走出了体育馆,整个人就像是大病初愈一样,足球不得队员们百感交集,百味杂陈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都只是在电视当中,或者是新闻当中看到某些球员被酒色财气腐蚀导致状态严重下滑,最后早早退役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实当中就在自己的边,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事发生,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队友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还没有上瘾,但是也该克制一下自己了。”毕奇开口提醒道,陈风因为家庭环境的特殊原因,对于烟酒这些东西从来都不会拒绝,而且经常熬夜,对于体的损伤特别大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的体素质要比涂余余好很多,所以目前看来还没有出现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那些东西以后是尽量不碰了。”陈风心里也是一阵阵的后怕。

    活生生的例子就在自己的眼前,给了自己很强的冲击感,这跟在电视上或者是新闻媒体上看到的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看他的样子,今年的比赛是不成了。”陈风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“先不要管他了,我们继续训练吧!”这个时候,赵飞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涂余余能够回归足球部,对于球队来说,自然是一件好事,可是他已经缺席了一段时间的训练,在这段时间里,队员们的实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,即便他真的能够回归,和队员们之间的配合默契也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与其在这里感慨他现在的体状况,不如本本分分的搞好自己的训练,赵飞不断地招呼着队友们开始各自训练,深受刺激的队员们在今天训练的时候似乎格外的拼命。

    涂余余走出体育馆没多远,迎面遇上了刚刚来到体育馆的队长柳不言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这样的形下再次见面,涂余余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尴尬,当初自己离开足球部的时候非常决绝,表现得非常潇洒,但是现在戒烟戒酒成功之后,第一时间所想到的就是重新回到足球部。

    只可惜,自己竟然让所有人都失望了,不过对于自己来说,那些人的看法都不重要,唯独在眼前的这个人面前,自己必须要保留最后的一丝倔强。

    尽管体还有一些疼痛和疲惫,但是在深呼吸之后,尽可能的让自己直了腰杆,虽然看起来走的很慢,可是每一步都走的很坚实。

    不想在队长的面前弱了气势,也不想让他看出来自己的体状况,虽然很清楚这种事瞒不了多久,因为队长走进体育馆的那一刻开始,其他的队员们就会告诉他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两个人碰面的这一刻,自己必须要在他的眼中保留最初的形象。

    队长柳不言同时也看到了,刚刚从体育馆里面走出来的涂余余,两个人的眼神在触碰的那一刹那,似乎就有了火花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两个人面对面,对视了一秒钟,最终还是队长首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足球部做什么?”队长柳不言一边问话,一边盯着他的光头看着。

    涂余余对于自己的光头引来的异样目光已经很淡然了,面对队长,心底里的那点傲气,再次升腾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重新…”涂余余说到一半的时候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现在的体条件许,自己会毫不犹豫的说出来这里的目的。

    可事实就是,现在的体条件已经大不如从前,根本就不可能上场,比赛也不可能给球队带来任何的帮助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的这副体现在是无用之躯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再无用,在这个人的面前,自己是如论如何不能露怯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来看看,想看看你们训练的怎么样?听说队员们的实力最近都开始突飞猛进,我看到了都还不错。”涂余余是用一种指点的语气对足球部的队员们做出评价的。

    柳不言面无表的点了点头,“的确,虽然足球部的人数比较少,可是在实力层面要比以往强了不少,这都要归功于教练,怎么说你也是足球部曾经的队员?如果有空的话,可以去支持我们的比赛。”

    听到队长说这话的时候,涂余余心里面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虽然表面上和和气气,可是话外之音非常明显,他希望自己成为球队的球迷来支持球队,而不是成为球队的球员。

    虽然只差一个字,可是份千差万别,这说明在队长的心里,恐怕不会接受自己回到足球部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实话吧,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想要看一看回到足球部的可能,不过我刚才已经试过了,就没有这个必要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涂余余这一刻,只想把自己的实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尽管在自己说完这话之后,姿态相对来说就放低了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,可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彼此之间的关系,在很久以前的时候,就已经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了句实话。既然戒烟成功了,那么就回来吧,当然了,能不能重新回到足球部?我说了不算,还是要看教练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两个闹别扭的人之间总是这样,一旦有一个人提前妥协,另一个人自然也会顺着台阶往下走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周三的那场试训吧!我刚刚说过了,我知道自己现在的体状况,不会再想着回到足球部了。”涂余余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当中明显带着一丝落寞。

    只是看了一眼他的体,柳不言基本上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距离比赛还有两个周,也不是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队长柳不言到底还是心软了,眼前的这个人曾经是自己最得意的门生,如果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自己是真的想让他成为足球部下一任队长呢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种可能已经完全没有了,甚至对于他来说,想要继续踢球都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。

    涂余余看到队长的这种表反而觉得有些不自在,冷笑了一声,“你总是这样啊!我之前就说过了,我希望你能够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球员,不要对我区别对待。收起你那泛滥的同心吧,我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刚刚的氛围明明很好,甚至有一些破冰的可能,可是涂余余突然大变。

    队长柳不言不由得摇了摇头,两个人的关系到了这种地步,自己的确是有一定的不妥之处,可是同样,涂余余那本要强倔强的格,容不得别人的半分同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,但是从你进入到足球部的那一刻开始,我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弟弟。你也知道我这个人非常护短,所以对待你和对待其他人自然是要有所不同的,是如果我曾经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,我在这里给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在足球部的体育馆门外,已经聚集了很多的球员,他们都已经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,所以全都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队长的话虽然很轻,可是所有人也都听到了,所有人的脸上全部带着惊讶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队长竟然能够说出这种话来?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有看错吧,队长竟然主动道歉,而且还是这种姿态!”陈风一脸的不可思议,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!”毕奇紧紧的盯着队长说道。

    涂余余要有些愣神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心有些起伏,这么长时间以来,自己一直暗暗的和队长较劲,就是想要得到他的道歉,如今自己梦想成真了,可是心里的失落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现在,我正式邀请你来参加周三的试训,如果你肯来,并且能够通过的话,我会欢迎你重新回到足球部,可是如果你不来的话,那我们从此后会无期。”

    说完,柳不言径直朝着体育馆的门口走去,在队员们诧异的目光当中走进了体育馆。

    涂余余愣在原地,自己当然能够听得出来队长话语当中的决绝,虽然有着一丝威胁,可以给了自己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感觉到足球部的队友们此时正在看着自己,他们的眼神里面多半都是期望,可惜的是,这一次,自己要让他们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再见了,足球!再见了,队长!”

    涂余余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,自言自语的说道,随后移动脚步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光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他这次走了,还会再回来吗?”陈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你,你还会再回来吗?”毕奇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就别看了,进去训练吧!”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!”

    高三的学长们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足球部开始训练,十木亥一直盯着学长离开的影,心有些起伏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涂余余学长就在自己的面前吐露心扉,甚至说了一些他和队长之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两个人已经成为了真正的知己,朋友,现在他明显需要帮助,可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现在目送着学长离开,就像是一场告别一样,一种伤感的绪开始在空中弥漫。

    “十木亥,我们也走吧。”左量说道。

    回到了体育馆里面之后,大约训练了半个小时,队长很快就把所有人召集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一些况需要你们了解一下。咱们足球部这几年来都没有取得什么好的成绩,学校今年又要保证一定的升学率,所以对于那些存在的部门,全都提出了一定的要求。我们足球部也不例外。”队长柳不言不断地用眼睛扫视着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学校该不会不让我们参加了吧?”

    “事本来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,只不过王平在这一次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,他不断的和学校的领导斡旋,最终达成了一个协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协议?该不会是让我们拿到全国冠军吧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们有这个能力吗?在往年的比赛当中,我们足球部从来都没有冲出过城,这一次学校给我们制定的目标就是冲出城,也就是要拿到城际杯赛的前两名。”

    队长柳不言这话说完之后,队员们的反应出奇的平静,其实这也很好理解,今年的足球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不光拥有了专业级的教练,也拥有了啦啦队,甚至球迷会,球员们的实力也突飞猛进,足球部的目标自然也要提高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所有人都已经知道,教练对于足球部这一次的目标和学校要求的完全一致,只不过教练似乎更有野心,他想要的是城的冠军。

    “队长,这个要求也没什么难度嘛,合理的,我还以为学校会刁难咱们呢。”陈风有些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现在是真的有点飘了,你们该不会以为咱们足球部的实力真的可以稳妥地拿到前两名吧?我告诉你们,如果今年拿不到前两名,那么足球部将会立即解散,这就是谈判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足球部的队员全部倒吸一口凉气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书写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书写小说网网站阅读九十五号,九十五号最新章节
书写小说网,书写小说,书写免费小说网,伦理小说,辣文合集,辣文小说,好看的小说
版权所有 http://www.shuxie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