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85章 她不愿意再回沈家了

作品:Boss太霸道:老公,我不要|作者:罗衣对雪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5-19 03:04:15|下载:Boss太霸道:老公,我不要TXT下载
  看聂承朗愁眉苦脸的样子,许朝暮拍手大笑:“你快想想嘛,聂老师你那么聪明,肯定能猜出来。”

  聂承朗又故意想了几分钟,这才恍然大悟:“噢,我知道了,是小白兔(吐)对不对?”

  “我就说聂老师你聪明过人,才华出众,给你点赞!”许朝暮托腮看着他。

  她一会儿一个动作,小脸上始终洋溢着恬淡的笑容。

  聂承朗见她托腮的样子十分可爱,大掌不由自主还是碰了碰她的头发。

  她笑起来是很漂亮的,一点都不像初初见着她的样子,满脸泪痕和忧伤。

  “讲完了,现在可以睡觉了?”聂承朗道。

  “不可以。”许朝暮小头儿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“没有奖励就不睡。”

  “你几岁了啊?睡觉还要奖励,去睡,我帮你关灯。”

  “聂老师,你真抠门。”

  “嗯?那你要什么奖励?”

  许朝暮摸了摸肚子,笑得人畜无害:“我饿了。”

  “真拿你没办法,我就不该把你捡回来。”聂承朗无奈地摇摇头,笑容却十分温柔。

  这温柔如海洋,能让人沉溺其中,无法自拔。

  一圈一圈的光晕打在他的脸上,他站起身,高大的身影便打算往门口走去。

  许朝暮像做了坏事的小孩子一样看着他,一副做坏事得逞的样子。

  “聂老师你要去给我找吃的吗?聂老师你真善良,聂老师我要给你发锦旗。”许朝暮说个不停。

  “哪有吃的,我去给你做点夜宵。”

  说完,聂承朗就打开了门,往外走去。

  外面还下着小雨,淅淅沥沥的,就好像幽咽的小提琴声,绵绵不绝。

  地上是湿漉漉的雨水,台阶上还有青苔。

  虽然这地方偏远简陋,但却更像是世外桃源,不与外界争纷扰。仿若这红尘俗世都与这儿无关,这里的安宁、悠远、空灵自成一幅美丽的画卷。

  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

  而聂承朗走到门口撑起伞,迈着沉稳的步子,缓缓融进雨里。

  许朝暮看着他的背影,有些恍惚。

  很快,聂承朗就消失在雨幕中。

  他果真就去厨房给许朝暮做吃的了,这儿也没什么可以用的食材,他便下了一碗面给她。

  许朝暮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,聂承朗的桌子上有一台笔记本,她又开始无聊地玩游戏。

  聂承朗进来的时候,她正玩得起劲,结果他就好奇地凑了过去。

  “……”聂承朗满头黑线。

  扫雷。

  “又输了……”许朝暮垂头丧气。

  “来,把面吃了,不然等会儿又嚷嚷喊饿。”聂承朗把筷子递给她。

  “等我赢一局再吃。”许朝暮脾气倔起来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。

  “吃了!”聂承朗非将筷子塞进她的手里。

  “不要不要,等我赢一局再吃。”

  “那我就去倒了。”聂承朗说完就站起身。

  “哎,不要倒,我吃!”

  许朝暮从椅子上爬了下来,抢过他手里的碗。

  “我吃面,你帮我赢一局。你说我怎么就赢不了呢,我明明那么聪明……”

  “就你这智商……”聂承朗嫌弃地看了她一眼。

  说完,聂承朗随手点了几下,边点边思索。

  不一会儿,一局搞定,赢了。

  许朝暮目瞪口呆,半天没有合上嘴巴。

  “你怎么玩的,教教我呗,聂老师,你教教我呗!”许朝暮凑近了去看电脑。

  “看好了,点这个,看,再点这个……”聂承朗教她,“五岁小孩都能玩,你说你是不是智商堪忧?”

  许朝暮不服气,伸手就去抢他的鼠标:“我会的你也不一定会。”

  “那你说说你会什么?”

  “我会打架。”

  “……”聂承朗真真是哭笑不得。

  抢到了鼠标,小手和聂承朗的大手擦过时,她什么都没有意识到,倒是聂承朗,缩回了右手,心口却有异样的感觉滑过。

  “聂老师,这一局我要是还不赢,你就是笨蛋。”

  聂承朗思绪有点飘忽,便从喉咙里淡淡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许朝暮狡黠一笑,他上当了。

  果然,她这个智商堪忧的人还是没有赢。

  她耸耸肩,看了聂承朗一眼:“聂老师,你是笨蛋。”

  说完,她就滚去吃面了。

  不得不说,面很香很香,她吃得很满足。

  “嗯?”聂承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许朝暮已经冲他咯咯笑个不停了。

  “你骂我笨蛋,明天给我罚站去!”

  “聂老师你智商堪忧。”许朝暮学着他的语气。

  “真是调皮捣蛋,无所不能。”聂承朗看着她的样子,越发哭笑不得。

  很快,许朝暮一碗面就吃完了,她眨眨眼问聂承朗:“聂老师,你饿不饿?”

  “我如果说饿呢?”聂承朗看着被她吃得光光的碗。

  “饿也没有了。”许朝暮坏坏一笑,耸耸肩。

  “……”聂承朗还是头一次见着这么坏的鬼丫头。

  “那现在你可以睡觉了?”聂承朗看着她。

  “嗯……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真是比那些小孩子还难哄。”聂承朗颇为无奈。

  说完,聂承朗站起身,拿走自己的衣服,替她将被子铺好。

  “乖乖睡觉,明天我来叫你起床,不准睡懒觉。”聂承朗替她关了灯。

  房间里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,再然后,就是聂承朗关门的声音。

  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声,一声一声敲在屋檐上,敲得瓦砾发出“咚咚”的声响。

  许朝暮很踏实,这里是从小长大的地方,这里有她最无忧无虑的童年。

  她喜欢这样的日子,没有烦恼,没有忧愁。

  她捏着被子,被子上有清香,这香气很好闻,和聂承朗身上的甘果香是一样的。

  这里,真好。

  比不上沈家的别墅,比不上沈家的锦衣玉食,但如果给她选择,她不愿意再回沈家了。

  第二天,雨早就停了,太阳从屋檐外斜斜照了进来。

  许朝暮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这样踏踏实实睡过懒觉了,她睡得很沉,直到门被拍响。

  “师娘,师娘,许师娘,快醒醒,太阳晒屁股啦!”

  一群小屁孩使劲敲许朝暮的房门。

  许朝暮翻了个身,不睬。

 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