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001章 引子 我喜欢上你了

作品:Boss太霸道:老公,我不要|作者:罗衣对雪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05-19 03:04:15|下载:Boss太霸道:老公,我不要TXT下载
  “薇薇,是我,我回c市了。我下星期订婚,你一定……”

  啪——

  “要来”二字还没说出口,许朝暮手一抖,手机就从耳边滑落到了地上,这声音,在电梯里听起来分外刺耳。

  “你是在怕我?”

  电梯门合上,一道幽寒的声音传来,年轻冷峻的男人迈着稳健的步子站到了许朝暮的跟前,不近不远,正好将她圈在电梯的角落。

  借着电梯里的灯光,许朝暮故作镇定地将地上的手机捡起,心口却“砰砰”直跳。

  真是冤家路窄。

  五年了,五年后她没有想到,回c市看到的第一个熟人,竟是他,沈迟。

  他满脸寒霜,还是老样子,不喜欢笑,脸部轮廓深邃,冷眸敏锐,薄薄的双唇紧抿,看不到一丝弧度。

  只是五年不见,这男人越发成熟冷魅,黑色的手工西服配上深蓝色的领带、干净的白衬衫,一丝不苟,衬得他英气逼人。

  “原来是沈总,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啊?吃的下睡的香吗?孩子几岁了?”

  小巧的瓜子脸上春风灿烂,跟他比起来,一个暖春,一个寒冬。

  “你叫我什么?”

  男性暧昧、滚热的气息顺着耳她垂边缓缓向下,许朝暮浑身一颤。

  男人逼近一步,紧挨着她,将她禁锢在电梯的角落,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右手,霸道地将她按在了电梯墙上。

  电梯缓缓下降,虽然里面没有别人,但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进来!

  对上他眼里的冷意,她又是一笑:“沈总啊,这个称呼不好吗?这两个字在c市可就意味着一切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……”

  “许朝暮,我真是白疼你一场。”

  话音刚落,她的脖子上顿时落下一阵冰凉。

  他靠近她,低头噙住了她雪白的脖颈!

  密如细雨的吻力道逐渐加重,从她的脖子上吻到她的肩上,再从肩上滑过她的锁骨。

  沈迟一只手按住她的身子,一只手搂住她的腰,不容她有一丝反抗的余地。

  因为是夏天,许朝暮只穿了一件无袖的白色长裙,他的手起初还在她的裙子外摸来摸去,慢慢的,就滑上去拉开了她裙子后的拉链。

  “这里可是电梯。看不出来,沈大总裁平日里似乎挺缺女人。按理说,这c市想往沈总床上爬的女人,应该是不计其数。”

  许朝暮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,但她并没有任何反抗,反而巧笑倩兮,用一只手勾住了沈迟的脖子,让自己和他靠得更近。

  另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慢慢玩弄着沈迟的领带,那姿势,怎么看,怎么暧昧。

  沈迟这才抬起头冷笑一声:“敢往我床上爬的女人,你是头一个!”

  “可我爬了那么多次,沈总你不还是无动于衷。你说,你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?”

  “你是想跟我在电梯里试试?”

  这么多年,在这c市,唯一不怕他的女人,只有她了。

  他真是把她惯坏了,以至于五年前,她一声不吭,说走就走!

  “沈总要是想试试,我当然乐意,听说在电梯里格外刺激。哦,当然了,只要您不介意我跟别的男人上过床……”

  说完,小手就去解沈迟的衬衫扣子,解开一颗后,她的手就滑进了他的衬衫里。

  这男人的身上始终有一股清淡的好闻的气息,胸膛还是一如既往地结实,麦色的肌肤,性感的腹肌,绝好的身材。

  眼中的怒火一触即发,沈迟喉咙一紧,大手按住了在他身上乱点火的那只小手。

  “许朝暮,没有男人你就活不了了?”他冷冷地抓住她的手腕。

  此时的沈迟就像是一只暴怒的雄狮,她的手腕差点就骨折了。

  “你自己那方面不行,还不准我去找别人?沈总,有病得治。于薇薇不是开了个男科研究所吗?熟人什么的,看病还能打折。”

  “谁他妈告诉你我不行的?”沈迟暴怒。

  许朝暮嘴角一抽,没等她有所反应,下一秒,沈迟一手按住她的双手,一手抬高她的腰,将她用力按在电梯上!

  他要让她看看,他到底行不行!

  “沈总,我刚回c市,你就找到了我,你不会对我恋恋不忘,喜欢上我了吧?我可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啊。”

  小脸微微仰起,丝毫不惧男人眼中的厉色,动人的唇角一勾,就是万种风情。

  “是,我喜欢,上你了。”

  他博大精深地故意在某个字眼前停顿,带着温度的大掌用力滑过她小腹,每到一处,都能感受到她光滑如缎的肌肤。

  “呸,下流!真尼玛不要脸!”

  五年不见,许朝暮对沈迟还真是刮目相看。

  也只有他说起这种黄色段子时,脸不红,心不跳,还一本正经,一副被调戏的模样!

  “下流?还不是跟你学的。”他面不改色,唇角勾起一丝弧度,大手用力在她的肌肤上滑过,从腹部慢慢向上……

  不得不承认,五年后,这个小女人,浑身散发着魅人的气息,让他欲罢不能。

  “沈总,我可是要结婚的人了。再说,我现在就是脱光了躺在你床上,你也不行!”

  许朝暮邪恶一笑,勾起唇角,曲起膝盖对准他最脆弱的地方就踢了过去!

  沈迟一向敏锐,他稍稍一躲,虽然没有被踢到,但许朝暮又用力推开他,从他的臂弯下溜到了电梯口,使劲拍打着开门键。

  “许朝暮!”一声怒吼。

  总有一天,他要把她抓来,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  电梯正好下到了一楼,门打开时,许朝暮头也不回,拎着包飞快地跑了出去。

  她惹了一只狼!

  腹部有些不舒服,一阵阵痉挛。夏天的骄阳又是格外灼人,从电梯狭小的空间出来后,许朝暮晕头转向。

  白花花的烈日照在她的身上,她捂着腹部,穿过人行道想往马路对面走去。

  就在她快步走到马路中央的时候,突然,一辆红色奥迪a8飞驰而来,完全不顾人行道上的信号灯还停在绿色!

  “小心!”

  沈迟从身后疾步追来,眼看着红色奥迪就要撞上许朝暮了,他飞快跑上前,搂住许朝暮,两人扑倒在地,从人行道中央滚到了路边。

  肇事的奥迪女车主嘴边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,没等路边群众围过来,一踩油门,扬长而去。

  “啊!”

  只觉一阵天旋地转,许朝暮眼里直冒金星,她紧紧捂住小腹处,软趴趴地晕倒在了沈迟的怀里。

  “暮暮,醒醒,醒醒!”

  沈迟脸色顿时就变了,他拍了拍许朝暮的脸蛋,可是许朝暮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他赶紧查看她的身子,还好,除了手臂有擦伤外,并没有明显的外伤。

  “老程,中央广场!”冷着声线,沈迟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“是,沈总。”

  很快,一辆黑色迈巴赫就开了过来,沈迟将许朝暮抱上了车。

  “市医院!”

  “沈总……这……这不是许丫头吗?”

  司机老程有些愣住,这丫头十八岁从沈家离开,沈总疯了似的找了她五年,她现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c市了。

  “先去医院!”沈迟面色冷峻。

  “好……”老程不敢多说话,启动车子就往医院的方向开去!

  镜子里,老程看到沈迟的眼里尽是焦躁,一双大手紧紧搂住许朝暮,丝毫不敢有任何松弛!

  <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