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六十一章 鬼之主

作品:月之子的无限穿越|作者:梦入炎方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07-22 23:03:39|下载:月之子的无限穿越TXT下载
  水墨画的风格,对于在夜间群魔乱舞的百鬼是极其合适的,一直都是如此。

  不过,如果身处于水墨画的世界里打斗,那恐怕会是一次奇妙的经历吧。

  陆生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。

  “这下子,还真成了百鬼夜行图了,不过也不算正确,就我们两个的话,百鬼也算不上,你说对吧,鬼童丸。”

  在这片水墨画的世界之中,鬼童丸屹立在陆生面前,而在他的身后,却是一座如同恶鬼一般的城门。

  “问答无用,奴良陆生。”

  “别那么严肃啊,大叔,都已经被我打败一次了,为什么还要和我战斗,让我过去不行吗?”

  “我拒绝。”

  不知不觉,鬼童丸原本沧桑的人类大叔面孔已经有一半变成了狰狞的鬼脸,身上的畏,也愈发强烈。

  鬼童丸拔出腰间的长刀,双眼紧盯着陆生的身形。

  “那位大人曾经说过,与这个世界相称的不是人类与妖怪,光明与黑暗的共存,而是存在着,黑暗立于光明之上的有秩序的世界。”

  “光明与黑暗共存?你时说的鵺吗?”

  “我曾经问过你什么是大义,已经统帅百鬼的你就代表着选择了妖怪这条路,理应为真正的黑暗之主鵺的诞生献出自己的恭贺,然后成为我京都妖怪的仆人,为即将到来的新世界奉献终身,这才是你该有的姿态。如果不从,就葬身此处吧。”

  即使到了现在,鬼童丸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似乎根本没有把陆生放在心上。

  或者说,这就是他的本性把。

  “黑暗立于光明之上?听起来确实不错,对于任何妖怪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,不过嘛,你就没感觉到不对劲吗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吧,时间不多了,最后再告诉你一句,羽衣狐,也不过是别人的棋子而已——”

  话音刚落,陆生的身形已经朝着鬼童丸冲去,因为速度过快而出现了道道幻影。

  弥弥切丸之上的火焰依旧燃烧着,没有熄灭,寻常妖怪只要触碰就会立刻化为灰烬。

  嗖——!

  砰——!

  “——羽衣狐大人是别人的棋子?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把话给我说清楚。”

  鬼童丸皱起了眉头,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安。

  说起来,自从苏醒之后,他总是在京都妖怪之中,察觉到一股陌生的意味,但他也只是以为时间过去太久,曾经的京都妖怪有些变化也是很正常的,所以没多想。

  然而,陆生的话却让他联想起了之前那些细微的感觉。

  “废话少说!”

  缠绕着火焰的刀刃,朝着鬼童丸的头部劈去,鬼童丸已经完全能够感受到了,从刀刃上透出的高温,只是,凭借这种手段想要杀了他,还是不太可能。

  长刀毫不犹豫的和弥弥切丸展开了撞击。

  刀刃和刀刃相撞的声音,在这片水墨画的世界之中展开着。

  鬼童丸的剑术很高,但是陆生的剑术也完全不差,之前在远野的战斗是因为陆生那一招的力量超乎了他的想象,就连这个底牌都没有展示出来就直接被打到了,然而现在,这里是鬼童丸的主场地。

  剑术的交流在此展开。

  没有影视作品上两刃相抵说上半天话的那种,每一次刀刃的撞击,之后便迅速撤离,一时间,在这片水墨画一般的世界里,展现出了一场剑术高手的较量。

  “几天不见,你的剑术又增强了,奴良陆生,果然是羽衣狐大人的大敌。”

  几个回合的对抗,让鬼童丸的脸色沉重了一下。

  陆生的天资超出了他的想象,如果任由他发展下去的话,就算是鵺诞生之后,恐怕也会有危险。

  “所以说,给我让开。”

  弥弥切丸交于左手,右手拔出绯月丸,两刀交叉劈斩而出。

  一道十字形的斩击朝着鬼童丸释放。

  鬼童丸见状,双手握紧长刀,用力劈下。

  砰——!

  巨大的力道让他连连退后三步,斩击也被分成了两半。

  “很不错,不过到此为止了,这座城门,将是葬送你的地方。”

  说完,鬼童丸纵身一跃,跳到了城门之上。

  紧接着,奇异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一个个形状各异,面目狰狞的恶鬼,在城墙上浮现。

  不过,和陆生还有鬼童丸不同,这群恶鬼,如同周围的水墨画一般,没有任何颜色。

  “罗城门,是我们所生存过的地方,做为鬼之一族的统领,在这里将你解决,再合适不过了····上!”

  一声令下,盘踞在城门上的鬼怪已经一跃而下,朝着陆生包围过来。

  见到这一幕,陆生眉头一皱,随手一挥刀,赤色的刀芒一闪而过,离他最近的一只鬼怪已经化为无形,消失不见。

  “区区杂兵而已。”

  湛蓝色的火焰依旧燃烧,赤红色的光芒浮于刀刃之上。

  一蓝一红,两把神兵在陆生的手中绽放着光芒。

  就这样,如入无人之境,面对接踵而来的群鬼,陆生不偏不倚,只是简单的前进挥刀。

  每一刀下去,或是火花四溅,或是光芒一闪,都代表着一只鬼怪化为虚无。

  偶尔有鬼怪的攻击打在陆生身上,也全都没有用,对于开启了镜花水月的陆生来说,任何攻击都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,根本不可能攻击到他。

  当他稳步走到城门跟前后,原本汹涌的群鬼一个不剩,完全消失了身形。

  “你的手下,貌似不怎么中用呢,鬼童丸。”

  “嗯,说到底,也只是以前的幻影罢了,相比较本体,有差距是一定的。”

  “还好还好,不过,这幅场景倒是让我想起了某个家伙的宝具,虽然风格有些迥异,或许他会乐意跟你交战一番呢。”

  说着话,陆生的动作并美有停止。

  就在鬼童丸的眼前,化为虚无,消失不见。

  下一刻,滑头鬼的身形出现在了鬼童丸的背后,手中的双刃,已经展露锋芒。

  “剑戟·樱花!”

  就如同被狂风吹落的樱花,高速的斩击在鬼童丸周围交织成一张大网。

  陆生的身体,完全暴露在了网之中。

  “抓到你了。”